子之迂也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谬心也 > 正文内容

母女关系是一场修行

来源:子之迂也网   时间: 2021-10-06

  1
  
  前几天,父母金婚纪念日,一大家子去饭店吃饭。饭后出来,母亲在下台阶的时候,忽然趔趄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扶了一把。当我的手挽住母亲胳膊的瞬间,母亲一个哆嗦,似乎被吓住,又有些激动,我也尽量装得很平静,心里却五味杂陈—这是成年后,我第一次和母亲亲密接触。
  
  我和母亲的嫌隙,由来已久。
  
  从小我就觉得母亲不爱我、不疼我。很小的时候,她就把我送到姥姥家,却留下比我大三岁的哥哥;我就算考第一名,她也不会称赞我;初中三年,她从没给我做过一顿早饭……细细碎碎的事都成了心里的结,越系越紧,慢慢拧成了疙瘩。
  
  对母亲的怨愤,在我高考落榜后达到了顶峰。那段时间,母亲脸色一直不好,我心虚地躲着她,复读时选择了住校。有一次周末回家,正巧赶上母亲和姐姐在吃晚饭。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不在学校好好读书,回来干吗?”然后继续吃饭。姐姐赶紧招呼我坐下,把自己的饭给了我。这个场景后来成了我心底挥之不去的痛。
  
  结婚后,有一次喝多了酒,和老公说起这事,我还委屈得止不住泪水,“她那样对我,不就是因为我没考上大学,给她丢脸了吗?她想过我有多难过吗?”老公很惊讶,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从不主动谈起母亲,每次回家一进门总是喊爸爸。他把我揽在怀里说:“也许是母亲对你期望太高了,爱之深,责之切。你高考失利,她和你受的打击一样大。”就算如此又怎样,我还可以找出更多她不爱我的证据。
  
  所以,我拼命读书,考上了外地的大学,毕业后远嫁他乡。婚后,我很少回家,即使回去了,也是和父亲、姐姐说笑,很少和母亲说些什么。我还喜欢给齐齐哈尔儿童癫痫病医院父亲买各种衣服,逼着父亲试穿,然后称赞父亲。每当这个时候,母亲也总是在一边笑着说好看,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竟有种隐隐的快意。
  
  这些年来,我和母亲就这样冷漠着。有了什么高兴不高兴的事,我总是和父亲说。给家里打电话,如果是母亲接的,我第一句就是:“我爸呢?”然后就静默,等着父亲来接。对于我的疏远和冷漠,母亲始终表现得若无其事。而她越平静,我便越变本加厉地刺激她。终于,我和母亲的矛盾爆发了。
  
  有一次回家,我和父亲、姐姐闲聊时说起婆婆。因为母亲也在场,我极尽能事地渲染婆婆的各种好。炫耀婆婆给我织的毛线手套,给我买的金项链,还有她平时对我贴心贴肺的照顾,由衷地感叹母爱的伟大,还不时示威地扫母亲一眼。眼瞅着母亲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终于,她“噌”地站起来,对我吼道:“既然婆婆对你那么好,你以后也不用回家了,你婆婆就是你亲妈,我就当没生养过你!”我也跳起来:“求之不得呢,你以为我愿意回来啊?这个家,除了我爸,我没什么可留恋的!”我一边哭一边把对母亲多年的积怨从头到尾数落了一遍。母亲听我边哭边说,忽然有点儿不知所措,然后眼泪就下来了。随后,父亲劝走了母亲,姐姐拉开了哭喊的我。
  
  从此,我和母亲的关系剑拔弩张。那以后,我半年多没回家,也极少打电话,想家的时候,我摸起电话,拨了号码再放下,我怕接电话的是母亲。
  
  2
  
  结婚第二年,我怀孕了。夏天的时候,预产期来临,母亲提前几天来我家住着,还带来了一大包婴儿用品,每天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我,变着花样给我做饭。对于母亲讨好的关怀,我始终不冷不热,也从没喊过她妈。
  癫痫遗传的概率多大r>   那天半夜12点,我忽然有了反应,一家人慌慌张张地送我去医院。产前阵痛一阵阵袭来,天气又热,汗水很快湿透了睡裙。母亲在我身边转来转去试图帮一点儿什么,不停说着:“你要是疼得厉害就喊几声吧,喊出来就不那么疼了。”我假装没听见,却赌气似地忍着痛,一声不吭。凌晨的时候,我实在坚持不住了,疼得伸出手要抓住什么。母亲赶紧把手伸过来,我一转头,抓住了老公。我的手没碰她一下,更别说像别的女儿那样抱着母亲哭喊来缓解疼痛。
  
  儿子出生后,母亲要留下来照顾我,我拒绝了,执意要让婆婆照顾。看着母亲转身离去的落寞,我觉得自己有点儿残忍,可瞬间,又觉得自己没错。
  
  冬天的时候,我带着儿子回家给父亲过寿。晚上,母亲拿出了她给孩子做的棉袄棉裤。我抖开,针脚平整细密,布料柔软,但是,我在儿子身上比画了一下,故意说:“太肥大,也太厚重,我家里暖气足,穿不着这个。”母亲张张嘴,没说啥,默默地把衣服收了起来。临走时,姐姐跟我说:“你不知道,咱妈做这些衣服费了多大劲儿,挑的是最好的棉布和棉花,反复拆了好几遍,你说不要就不要,她多伤心呀!”
  
  母亲18岁参加工作,不擅针线,我们小时候的衣服鞋子都是姑姑一家帮着做,现在50多岁的人重新学做这些,肯定不容易。这样想着,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姐姐看出了我的心事,把母亲做的棉服拿过来,塞进了我的行李箱。
  
  但是,我对母亲的芥蒂依然无法彻底消除。
  
  在单位,偶尔有同事回娘家,带回母亲亲手蒸的包子、炸的咸鱼,就会喊大家一起去品尝,每回我都艳羡不已,因为母亲从来没有给我带过什么。有一次,我吃着同事大姐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带回来的野菜饺子,由衷地赞叹。大姐笑着说:“其实以前,我和我妈可拧巴了,她没文化,简单粗暴,小时候我还曾被她打得走不了路。有一阵子,我特别恨她,可年纪大了,想明白了,不管怎么样,她是母亲,母女一场也是缘分,不能计较太多……”
  
  听她说着,我心里一动,想想在路上看到别的母女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我甚至不记得上一次挽着母亲的手是什么时候了。
  
  3
  
  我和母亲的关系,依然不冷不热。
  
  直到去年秋天的一个中午,我刚下班就接到了哥哥的电话,“你赶紧回来,咱妈忽然昏迷了,感觉不太好。”我瞬间腿脚发软,跌跌撞撞地跑下楼,冲进了车里。我紧踩油门,恨不能一下子奔到家里,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擦干了又流下来。
  
  这些年,我一直沉浸在敌视母亲的情绪中无法自拔,从来没有想到,母亲的苍老竟然和时光流逝一样,悄无声息,猝不及防;也从来没想到,母亲的昏迷竟会让我如此心慌意乱。我流着泪过电影似地回忆这些年我和母亲的恩恩怨怨,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忍不住在心里祈祷:“老太太,你一定要挺住,只要你挺过这一关,让我做什么都行。”
  
  赶到医院的时候,母亲已经抢救过来,躺在病床上,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看到我,母亲眼睛一亮,挣扎着挪了挪,让我坐到床边。我望着眼窝深陷、白发凌乱的母亲,强作笑颜地说:“老太太,你可不能这样吓唬我啊,这一路上,我把所有神仙都求遍了……”原来,母亲因为高血糖,每天都要吃降糖药,那天一忙,多吃了一回,血糖一下子降下来,加上母亲心脏不好就突然昏迷了。
  癫疯病发作时怎么处理>   母亲的这场病让我及时醒悟。无论母亲有怎样的不如己意,她始终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尽管母爱的表达不够完美,但她始终也是爱我的。
  
  母亲不过是个普通人,是一个有优点也有缺点的女人,囿于她所处的境况和认知,她对子女的爱很多时候全凭感性,发乎自然。这样的爱势必会有很多不圆满和缺憾,这本是母爱的真相。可从小到大,但凡提到母爱,我们所受教育和熏陶都是“完美”。在这个标杆面前,太多母亲恐怕都要败下阵来吧。
  
  作为子女,要宽容地接受母爱的不圆满,而不是拿着放大镜去寻觅母亲的缺憾。正如一位作家说的,和母亲的关系不仅是一种亲情关系,更是一种修行。修行的不仅是母女关系,更是在这个世界你要成为怎样的人。原谅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先从原谅母亲的不完美开始;宽容他人的不够恩慈,先从宽容母亲的不够恩慈开始。
  
  一场病解开了和母亲的心结,整个人都豁然开朗了,我和母亲的关系有了从未有过的融洽。回到家,我会大喊:“妈,我回来啦!”然后献宝似地拿出给母亲买的衣服、无糖食品或者降糖药。爸爸明明很开心,却故意噘着嘴说自己受了冷落。
  
  昨天,母亲给我打电话,说去参加舅家孙女婚礼的时候,穿了我给她买的那件唐装,“你姨她们都说好看,还问我从哪里买的。”听着母亲孩子似的欢快语气,我忽然有种想落泪的感觉。母亲说的唐装,是我前几天回老家时给她买的,这是这么多年来我给母亲买的第一件衣服。
  
  虽然,我对母爱的回报还远远不够,可母亲的要求没有那么多,在她眼中,我已经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儿。我希望,有生之年,我可以挽着母亲的手,一直走下去。

上一篇: 尴尬事儿,笑弯腰

下一篇: 爱情的模样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oagqs.com  子之迂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