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之迂也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小黑子 > 正文内容

末日恋曲,流年淡漠了红颜…

来源:子之迂也网   时间: 2020-10-20

【编者按】微弱的烛光仿似耗尽了灯油,明灭不定,一只飞蛾扑上,瞬间熄灭了最后的光芒,整个军帐,一片...¬霸王别姬,悲壮而。

  ­刀光,每一次闪现,都卷起一抹血雾;长矛,每一击刺出,都溅起一串血花;箭失,每一轮射出,都贯穿千百英魂…­
  ­­那一刻,刀光剑影;那一刻,呼天喊地;那一刻,身子抖了,红了,天地九州,尘世万物,都化作了一方幻影,只有胸中的战意与杀戮,那般炽热,那样疯狂,那样狰狞着摇曳在战场之上。仇恨的,狞笑着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每受一处创伤,便有更多的将士不甘的倒下,惊恐的睁着双眼,看着自己在一个瞬间,身首异处…­
  ­
  尸骨如山,血流成河。一个将士倒下了,却有无数勇士前赴后继涌了上来,踏着别人的身体,淌过同伴或敌人的血河。没有畏惧,只有心中那无尽的幻想,为了那熬人的功绩,不断地舞动着自己握着兵刃的手,那般执着以至于麻木…­
  ­
  可是,是什么,让心中的激动与狂热莫名的沸腾呼啸?是什么让眼中光芒那般炽烈,如此疯狂?­
  ­那前方甘甜鲜美的血啊!­
  ­乌雅马纵横穿梭,流苏剑舞动八方,坚硬的甲胄在拼杀中残存着最后的片缕。殷红的鲜血沐浴全身,下,折射出一种绚丽的紫晕。他撕杀着,一个又一个汉军在他剑下成了亡魂,身后的八千子弟伴随着他砍飞一颗又一颗鲜血纵横的头颅……­
  ­
  只是___­
  ­八千将士如何与十万大军抗横?­
  ­他挣扎着,疲惫的砍断敌人的身体,劈飞敌人的铠甲,斩断刺来的长矛,理智的指挥着士兵的冲杀。­
  跟随自己的勇士不断的倒下,不屈的将手中的利刃捅进敌人的身体……­
  ­
  如果,如果没有那支横空飞来的箭失的话。­
  ­流苏剑终究没有荡开那一支寒光四射的利箭,却在一个瞬间刺向了身后的那个用身躯为他挡下箭矢的人——那个跟随他南征北战多年的将军。­
  ­溅起的鲜血再次喷在了身上,溅起一抹血雾,那个被他误杀的将军,枯涩的叫了句:霸王…­
  ­下一刻,敌人的刀无情的劈碎了那本就遍体伤痕的身体……­
  ­他突然怔住,剧烈的喘息,血液顺着高大魁梧的身体,潺潺流下…­
  ­“霸王”不远处一个身披紫色战袍,眉清目秀骑着匹雪白战马的小兵,看着这一幕,的幽幽低声呼唤了句。­
  ­心中的那团烈火,仿佛来自九幽地域,熊熊燃烧起来,似要把生焚灭。甘甜的鲜血淌过脸上,流到腮边。他木然的舔了一下,这,就是兄弟的血么?残存的理智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在血的刺激下,终于溃散…­
  ­
  苍穹黯然,天际乌云滚滚,似沸腾的水般剧烈波动,黑云边缘,更是隐有电芒闪动,狂风四起,整个战场一片肃杀。只是刹那间,竟是下起了大雨…­
  ­风雨中,他仰天长啸,声动四野。他提剑下马,一遍又一遍的向前冲杀,他疯狂着,他杀伐着……­
  ­“霸王”,那个紫袍小将又一次哀伤的低声唤了句,而后,一拍马背,提剑追了上去,身后,八千子弟跟着向前拼杀而去……­
  ­沧海桑田,亘古匆匆,这个世间,真有上穷碧落下黄泉,誓死相随的么?即使前路无踪,也不离不弃?­
  ­八千子弟终于再次迫退了汉王十万大军,然而,这场战斗,也让江东八千子弟仅存三千。­
  ­
  明天——­
  该何去何从?­
  ­白色的战马栽着紫袍小将纵横驰骋,空中留下一道道炫丽的光影。那个紫袍小将一脸悲痛,不断呼喊着“霸王”两字。­
  ­终于,在战场前端,紫袍小将发现了那个单膝跪地,手拄流苏的英伟男子的身影。他的身边,满是汉王的将士的尸首。他把头深深埋在胸前,只有那雄躯,时不时的颤抖那么一下…­
  ­这便是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项羽么?紫袍小将这般喃喃的念了句。­
  ­‘铮’,流苏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的弧线,毫不迟疑的斩向了紫袍小将慢慢靠近的身体。­
  ­“霸王!”紫袍小将一声惊呼,流苏剑刃贴着头皮停了下来,一缕乌黑的发束轻轻飘荡下来,微风吹来,裹着雨水,瞬间散了开去……­
  ­紫袍小将轻轻摘去了头盔,顿时,一头青丝,如瀑布般泻了下来,衬着被雨水冲刷而显的白晰如画的面孔,在这苍凉的战场上,竟有种惊心动魄的凄凉的。他们彼此看着对方,恍然如梦…­
  ­“虞姬。”那个看着这个男装打扮的良久,眼中的血红方才慢慢褪去,哽咽着痛苦的念了句,声音嘶哑,竟有些扭曲。­
  ­流苏剑缓缓从那个美丽的女子头上拿开,再一次深深插在了地上。风雨怒嚎,他们就这么静静的守在战场的一角。­
  ­雨水一遍又一遍冲刷着残酷的战场,血水混合了雨水,一滴滴从盔甲上淌了下来,汇入脚下的血河,腥臭的越发浓烈了。­
  ­
  她就那般痴痴的看着眼前她所终爱的痛苦男子。­
  ­他的身体不断轻微颤抖,两鬓的淡白银丝轻轻地向世人述说着他的。他紧了紧握着流苏剑的手,身体却越发抖的厉害。­
  ­可是冷了么?她走过去,轻轻将自己的外袍披在了那个此刻悲痛中的男人身上。然后,紧紧的抱住了那个男人。­
  ­刹那…或…?­
  ­他不知这样在雨中拥抱了他多久,只想就这样停滞下去,她可以永远这般依偎在这个男子怀里,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的旋律。­
  ­“虞姬”,终于,那个满心悲愤的男子,平静了自己的心绪,挣扎在站了起来,有根治癫痫病的方法吗对着抱着自己的女子低声呼唤了句。­­
  雨下的越发猛烈,天地万物朦胧在雨的氤氲下,若隐若现。冰凉的雨水漫天打入,落在那一经过血的洗礼的战场上,洗涤着尸横遍野的垓下。­
  ­那个娇弱的女子,抱的这般紧,以至于他无法移动分毫。­
  ­“虞姬”,他再一次呼唤了句,语气中竟有种莫名的威严和不耐。可是,她恍若未闻,依旧紧紧地,紧紧地抱住那个伟岸的男子。­
  ­
  如果,可能,我愿以我的生命和,向诸天神魔献祭,只求项王能够安然脱离垓下之困。她如是祈愿.....­
  ­“轰隆”一声。天际闷雷炸响,他缓缓抬起了头,眼中不知何时已恢复了坚毅和果断,那双眼睛竟如汪洋,深不可测。­
  ­他,深深吸气,然后向后方看了过去。那里,仿佛地毯般的铺满了一地的尸首,一直延伸到脚边——全是汉王的将士。中,他看到看了远方忙碌的有条不紊的身影。那是余下的江东子弟在构筑防御工事。­
  ­
  他突然仰天长笑,笑声中,竟有种说不出的桀骜和不逊。他对着那个女子狂笑道:“虞姬,你看,虽然我军八千左右,但却让刘邦小子损兵至少三万。回去后,你督办一下军务和计算粮草数目,带我们突围出去,定将刘邦碎尸万段。虞姬,这场大雨,说明是天不亡我项羽啊!刘邦,韩信,你们等着吧。”说完,看着汉营方向又是一阵狂笑。­
  ­虞姬莫的抬起了头,看着此刻他那坚定,充满信心的双眸,嫣然一笑。这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豪情万丈,意气风发的楚霸王项羽啊!­
  ­只见她红唇轻启,说道:“是的,霸王。我军八千子弟斩杀汉军三万,赢得一场不小的胜利。防御工事,项伯会全权处理的,至于粮草方面.....,”说到这,她脸上突然一暗,忧虑的说道“这几天消耗甚大,只能维持一天左右。然军中尚有能人巧匠,捕食鸟兽,也能维持半天。军中马匹本就奇缺,如若...”她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项羽也陷入了沉思,的风霜无情地在他那英武刚正的脸上割出一条条深深地皱纹,而此刻,那皱纹仿佛更深了。­
  ­
  他突然笑着对虞道:“这场大雨,你怎么看?”­
  ­虞姬随即开始苦思冥想。猛烈地大雨疯狂的吞噬着靠在一起的男女,脸上的雨水不断滑落。忽听虞姬欣喜说道;“是了,这次汉军损失惨重,必然要重整军队。而垓下这里又占有地利优势,加上这场大雨,对我们相当有利,汉军绝不敢冒然进攻。我们的援军最迟两天后即可前来解围,只要我们挺住了这两天,届时便可里外夹击,顺利突围。韩信虽为一不世奇将,必会想到,但汉王生性多疑,心胸表面宽厚,却最是狭隘,担心韩信功高震主;而且,汉王为人谨慎小心,加上刚刚大败一场,决计不会急于出兵征讨。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现在汉军士气低落,若我们明天再佯作突袭,汉王必会惊怒,就更不敢出兵,便可多争取一些时间了。同时,借雨水之力廊坊癫痫临床治疗方法,便可人为土盾防御了。”­
  ­
  却见项羽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问道:“我军损伤多少?”虞姬一愣,仿佛明白了什么似地,缓缓道:“初略来看,战死五千,重伤八百,所余战力,不足三千。”­
  ­
  项羽了,轻叹一声,高喊道:“乌雅”。远方,雨中,迅速奔来一个黑点,跑到近前,却是一匹高大威猛的战马。他轻轻拍了拍马安,将虞姬扶上马背,牵着走向军营。他对虞姬说道:“一会传我喜讯,援军三天后抵达....”­
  ­
  夜晚,中军帐,楚营。­
  暴雨下了一天,终于在降临时停了下来。项羽坐在帐里,一脸疲惫的看着案前的公文。深锁的眉头,表明他正在着什么。虞姬手拄烛台,的坐在项羽身边,同样在思索着什么事。­
  ­昏暗的烛火轻轻吞吐着朦胧的,帐外不断响起一阵脚步声,以及柴木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火味。­
  ­
  虞姬仿佛想起了什么,复又拿起一盏灯笼,披了件袍子,缓缓出了大帐。­
  ­这一夜,注定让人永生。繁花似梦,如烟云。­
  ­她踏着潮湿而略显泥泞的路面步出大帐,顿时一股清新而冷冽的风迎面吹来,使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鬓边的发束经风一吹,顿时飘舞飞扬。伴随着摇曳的衣袂让人不禁想到她是否会被这风孤独的吹走。­­
  她深吸口气,然后久久的,仰望着,一时竟是痴了....­­
  只见无垠苍穹,繁星亿万,一条浩瀚天河横贯东西,星光灿烂,干净明亮。这个夜晚雨后的天空,竟是美丽如斯。­
  ­“大王怎么样了?”一个略显疲惫的苍老声音将她拉回了,她看了看问话的将士一眼,说道:“霸王宅心仁厚,不喜战事。昔日鸿门,因不愿江东子弟再事伤亡,任刘邦离去,竟不想成就今日惨战。此刻,霸王正自阅览军务。”将军点了点头,正欲离去,却听虞姬又问道:项将军,霸王交代的将垓下北山贯穿,用以人为泥石流的事办好没有?­
  ­那个将军再次点了点头,说道:“三千将士不停赶工,已然完成。大王足智多谋,竟想到假天之力,制造山体倾塌,届时必会杀汉军一个措手不及。”虞姬点了点头,看向了汉营方向,心中有了一丝安慰。自破秦以来,自破釜沉舟灭掉数倍于己的敌军以后,楚霸王项羽不再是,而是神一般被传颂军中。可是,他遇到了一个他一生中最可怕的对手。­
  ­
  那个被他逐出楚营的惊才绝艳的不世将才——韩信。­
  ­不知何时,突然从遥远地方传来阵阵乐曲。­
  ­羌笛幽幽,轻轻萦绕在耳际,哀伤,凄怨,荡气回肠。她凝神静听,发现笛声中包含的更多的,却是家国之思。竟是楚国的民间曲调。­­
  起先,只有一支羌笛在吹奏,可渐渐的,吹笛子的竟越来越多。东一曲西一曲,不多时,和也响起了悠悠的笛音....­
  ­整个楚军南昌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大营,一片寂静。­
  巡逻的提着灯笼木然站着;烤东西的放下了手中的食物,一个个都侧耳倾听那哀怨的曲子。慢慢的,有人开始随着曲子唱起了楚歌。然后,越来越多的人满脸泪痕的跟着唱了起来.....­­
  虞姬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身子摇摇欲坠。她再次看向了汉营方向,那里万千灯火,连绵不绝。她不禁绝望低喃道:“汉王又增兵了么?”­
  ­返回帐里,项羽不知何时已睡熟了,他不知该如何开口,看着那个蜷缩一团,怀抱流苏如同婴儿般睡姿的项羽,突然有些。­
  ­最后,她还是一步步走向床榻,将右手轻轻抚向那张历尽的脸。项羽条件反射般的坐起,抽出流苏,然后又有点责备的问道“是你?”­
  ­
  虞姬没有回答,仅是苦涩的说道:“霸王你听。”­
  ­项羽依言侧耳听去,那忧伤的曲子依旧缠绵在楚营四方,换了一个又一个.....­
  ­好久,项羽才惊呼道:“刘邦,已尽得楚地了么?”他一脸愤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深深呼吸。好久...­
  ­那一刻,仿佛就是永恒。­
  ­项羽抬起头,看着眼中那个娇的女子,苦笑道:“看来,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明天,将是我的最后一战,到时,我可能无法顾及到你了。你就留在帐中,向刘邦投降吧!以刘邦心性,想必你会过的很好的。”­
  ­
  虞姬看着项羽轻轻将流苏放在案上,亦如她的心,也悄悄沉了下去。她蓦地抬起头,注视着项羽,轻声说道:“男儿在世,本就应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我一介女子,又怎能平添累赘,阻其您鸿鹄霸志?霸王,虞姬为您跳支剑舞吧!”­
  ­她外袍轻解,烛光下,一身雪白素衣纤尘不染,这个大帐,竟是忽然一亮。她就如临世的仙子,握起流苏,随之舞动....­
  ­那个伴随他征战一生的女子,此刻正为他跳着这个世间最华美的剑舞。可是,为什么,会有撕心裂肺的痛楚?­
  ­流苏剑纵横舞动,盛开一朵朵绚丽的剑花,在最后,却瞬间刺向了自己的胸膛。­
  ­那在夜晚中绽放在剑尖上的血花,竟如此美丽,以至于他屏住了呼吸。­
  ­下一刻,他冲了上去,搂住了虞姬即将倒下的身体。他,泪流满面。却听虞姬微弱的声音道:“霸王,自从你我结识,就跟着南征北战,从此海角,从此不免日夜,生死相随,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的...”­
  ­微弱的烛光仿似耗尽了灯油,明灭不定,一只飞蛾扑上,瞬间熄灭了最后的光芒,整个军帐,一片黑暗...­
  ­黑暗中,项羽悲痛喃道:“我从来没想过要统治天下,只是不愿百姓多遭战事,伤及无辜。虞姬,我要带你们......”­
  ­在家良久,看到以前写的,遂抄录出来,聊以空虚...­

【:】

上一篇: 生日,我感谢母亲!

下一篇: 母亲的背影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oagqs.com  子之迂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