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之迂也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仁且智 > 正文内容

老家,我是你手中放飞的风筝

来源:子之迂也网   时间: 2020-10-20

【导读】而这种朴素的又何尝不是维系我们这个民族的纽带呢?正是千万个炎黄儿女的老家,汇聚成了我们泱泱的华夏土地。老家的泥土里生长着我们民族的根,老家的父老们延续着我们民族的魂。

  我没有计数过有多少逝去的,我只是木然地知道,在已逝去的日子里,我离我的老家是越来越远了。
  
  我出生在那里。不过十几天,便在襁褓的甜梦里被我的抱回了他们工作的那所乡镇中学。此后的八年,我将在那所乡镇中学里度过我的岁月。一个小孩子对于家的概念,大抵就是父母的所在。所以,对于童年的我而言,家就是那个叫做庙灵的小里,那个、悠闲的大院,那里几乎承载了我所有有关童年的。
  
  (一)
  柳枝变软的时候,里的一排排白杨树上挂满了毛毛虫一样的。操场边枯萎的野草从中,冒出点点的鹅黄,漫不经心的样子,就像不经意间张开的朦胧的睡眼。而村外边薄薄的冰层下面,已然有蓬勃的暗流在涌动。
  柳絮飘飞的时候,春的腰肢扭动起来了,伴着吹过的啸声,春天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唱着情歌的婀娜。大人们被这情歌打动了,他们打开门窗,让春天的气息涌进来,他们打开心扉,用洋溢在脸上的灿烂的笑容,来与春姑娘的歌声唱和。孩子们被这情歌打动了,他们脱下臃肿的棉袄,到柔软的草地上去撒欢儿,他们折下柔软的柳条,做一顶神气的帽子戴在头上......。
  在这样一幅的春天的画中,蹒跚学步的我也会拿着一把小铲子,牵着哥哥的手到草地上去,去做一些小孩子们乐此不疲的游戏。而跟在我们身后的,是同样步履蹒跚的小脚的,还有她那被我们远远抛在身后的絮絮的叮咛。
  (二)
  蝉声响起的时候,校园里白杨树上浓密的枝叶在操场边的小径上投下了凉爽的绿荫。从枝叶间的缝隙投射下来,斑斑驳驳的。这时候的小径,犹如一位湖北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穿着熠熠闪光的宝石裙的少女;微风吹过,白杨树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光影也随之荡漾起来。这时候的小径,又幻化成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溪。我们这一群孩子在小径上嬉戏打闹,恰似在小溪中畅游的一条条鱼儿。
  炎热的午后,在妈妈蒲扇的清凉里醒来,带着我和哥哥去村外的小河里洗澡。我想领着大花猫一块儿去,可是它对我的盛情邀请并不领情,卧在枕头边呼呼大睡,真是不知好歹!每次去的时候,爸爸总要带上一把剪刀,因为小河里的水蛭煞是厉害,剪刀便是我们对付它的武器。爸爸告诉我们,如果不小心被水蛭咬到,它就会使劲往你的肉里钻。这时候只有拿鞋底儿在它钻进去的地方狠狠地打,它才肯退出来。我和哥哥对于这种肉乎乎的虫子很是敬畏,所以我们始终也没敢下到河里去学会游泳。
  麦子变黄的时候,爸爸便用自行车载着我们回到几里路外的老家去,帮奶奶麦收。小孩子的心思不会放在劳动上,我只是对中午地头上吃的那种冒油的咸鸡蛋很是向往。当然,如果再能吃上几个自家果树上结的黄澄澄的甜杏儿、或者是瓜地里熟透的甜瓜,那对我们来说,绝对是极具杀伤力的诱惑。从那时起,我就懵懵懂懂地知道了,除了我们生活的那个大院,我还有另外一个被称为“老家”的家。
  (三)
  高粱累弯腰的时候,房子后面玉米地里的玉米已经涨得圆鼓鼓的了,长长的玉米须也变得通红,活像戏台上孟良脸上的红胡子。我非常陶醉于吹过田野时,玉米发出的沙沙的响声,好像湖水轻轻拍打着岸边的土地,又好似热恋的情侣间窃窃的私语,那么圣洁,那么宁静。常常使我这样调皮的孩子瞬间下来,站在窗前,静静地听,痴痴地看,一站就是大半天。有时候,邻居胖姨会把我从窗户里抱出去,让我去玉米地里“偷”几个玉米棒子,晚上就会成为我们孩子们向往的美食。
  秋收时节,爸爸都要回老家秋收,每次回来的时候,总会带回爷爷奶奶为我们稍来的圆鼓鼓的花生,或者是甜甜的红薯,给我们解馋。
  (四)
  白杨树的叶子落光的时候,已经变得越来越冷了。我们不能再随便地到云南治疗癫痫病价格院子里去玩儿,而是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小南房的水缸里结了薄薄的一层冰,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总要把灌满热水的瓶子放到我们冰凉的被窝儿里,以驱赶寒气。我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整天粘着哥哥一起玩儿了,因为他已经背起了书包,成了小学一年级的。每天晚上,他都要坐在煤油灯下,在妈妈为他订的小本子上完成布置的a、o、e的作业。而我除了羡慕,也只能更多地缠着奶奶,让她为我讲已经重复多遍的、或可怕的,最终在奶奶轻轻的拍打中香甜的睡去。
  盼望了整整一个的终于到了,我和哥哥回老家。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春节对于孩子们的吸引力,是今天的孩子们无法体会到的。一年到头,只有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大人们才会变得慷慨,无论是好吃的、好穿的,还是好玩儿的,都尽量满足孩子们的要求。而这些要求在平常时日里多是不敢奢望的。的习俗,大年三十下午要请“爷爷奶奶”过年,也正是在这样一种世代相传的仪式中,我第一次知道了,在那片枝叶凋零的果园旁边,泥土里次第躺着的,还有我的祖先。三十晚上的守岁,是这个平原小村一年中最放松、最温馨的时刻。放鞭炮、散蜡烛、上供等等一系列只有在春节才能进行的活动,是我和哥哥都愿意抢着做的“工作”。初一一大早两三点钟,我们就被爷爷奶奶拽起来,和本族大大小小一大帮孩子一起,串遍全村地去拜年。如今,虽然已经三十年过去了,可是当年的农家院落里,孩子们拜年的脚步踩过满地芝麻杆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依然无比清晰地响在我的耳边。而我所有有关春节的温暖,无不来自于童年这些琐碎的。
  春节结束后,我和哥哥又回到了大院,回归日复一日的生活。奶奶并没有和我们一起回来,因为过了春节,我也会背起妈妈用小碎花布缝的书包,跟在哥哥屁股后面,去上“育红班”了。也正是从那时起,我的童年结束了。
  (五)
  当我在春去秋来的岁月交替中步入时代时,我的家又一次的迁徙了,目标是离老家很近的另一所乡镇中学。只不过这里临近公路,离外边的更近一些。我背起了书包,正式成为了一名小学一年级安阳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的学生。
  我眼前的世界霎那间开阔起来。从学校的书本上,我知道了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很大,不光有像我生活的一样的,还有繁华的都市,有名山大川、名胜古迹......。我知道了北京,知道了天安门,知道了许许多多以前不曾知道的事情。放学之后,我和哥哥去公路边的水沟里给小兔子拔草,可我们的却常常被不时呼啸而过的一辆辆汽车所吸引。我们憧憬着外边的世界,编织着关于的美好。那个宁静的学校大院,那个贫穷的老家的小村,再也困囿不住我们幼小的。拥抱外部世界的愿望如此强烈,以至于当我第一次坐上公共汽车去县城时,自己偷偷笑了一路。我们就像羽翼正在生长的雏鹰,扑楞着跃跃欲试,急切的要冲破一切藩篱的羁绊,飞到高高的云霄之上去。
  然而在我们那个年纪所不可能知道的是,我们这个国家也刚刚从一场长长的噩梦中醒来,怀着一种同样急切的渴望和压抑了十年的巨大的创造力,向着未来大踏步的前进了。我们的已在不知不觉中和国家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正是这样一个民族的自省,造就了我们整整一代人充满的生活。
  我们的生活就在这种希冀和躁动中延续着。从小学到高中,从宁静的乡村到嘈杂的县城。我们在,离心中的梦想渐行渐近,可老家在我心中却越来越远了。除了偶尔和哥哥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爷爷奶奶,老家这个字眼已经几乎被我了。
  一个人的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这种代价对我而言未免太过沉重。朝夕相处的哥哥在他十八岁的花样年纪,因为一场意外永远地走了。对他的如此强烈,以至于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每每想起他,我依旧不能释怀。把哥哥埋葬在老家的那片果园旁边,次第地排在祖先的坟冢之后,中间则留出了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将来的位置,我也就把我们共同成长的岁月永远地埋进了老家的泥土里。此后的许多年里,我上、参加工作、、生子,又调动工作,生活波澜不惊的流逝着。与老家的忽远忽近,但是内心深处与老家的那份距离感却始终没有消减。其间,还是在老家的那片果园旁边,我又陆续送别了我的爷爷奶奶,从此也就封存了所有有关老家的美好山东看癫痫病的专家哪个好回忆。只是在某年某月,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我还会偶尔想起我的老家,想起永远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我爱的们。
  (六)
  可是一个人感情的变化,又有谁能说的清楚呢?近几年来,对于老家的那个小村庄,我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或许是已近暮年吧,最近在我和的谈话中,他经常提到自己身后的事情,从中我也知道了家族内部的一些纷纷扰扰。爸爸身体不好,走路离不开双拐的支撑已很多年。可即使这样,他依然拖着半残的肥胖身体,先后两次从县城和市区的住所想方设法地回到老家去,迁移哥哥的坟墓,为爷爷奶奶以及哥哥的坟墓立碑。而这所有的一切,爸爸都没有让我过多的参与。其实爸爸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对于生死的问题很是豁然。我心里明白,他之所以这样做,固然是为了尽一份为人子、为人父的;但更多的,他是想把所有的这一切事情都处理清楚,以免在他身后,给子孙后代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忽然之间明白了,在我三十多年的岁月里,我的未曾有片刻过我的老家。他被血缘的纽带紧紧地拴在老家的土地上,而我不过是打在这个纽带上的其中一结。是啊,我怎么可能离开我的老家呢!那里的泥土里躺着我挚爱的亲人,那里的草木养育了我绵延的祖辈。我那么坚定地认为我是翱翔在苍穹的雄鹰,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其实永远都是老家手中放飞的那架,飞得再高再远,长长线儿的另一端都连着老家的土地。我的肉体可以,孤苦无依,甚至化为春天里的泥土,可是我的灵魂永远都会依偎在老家的臂弯里。
  而这种朴素的情怀又何尝不是维系我们这个民族的感情纽带呢?正是千万个炎黄儿女的老家,汇聚成了我们泱泱的华夏土地。老家的泥土里生长着我们民族的根,老家的父老们延续着我们民族的魂。只要这深植于泥土的传承不断,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就会永远保持旺盛的生机和活力。
  老家,我是你手中放飞的风筝,我要把我卑微的灵魂紧紧依偎在你的胸膛上。永远,永远。

【责任:】

上一篇: 鲜血桃花

下一篇: 初恋(七)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oagqs.com  子之迂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