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之迂也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小黑子 > 正文内容

神婆|奶奶迷信乱花钱,孙子生病又破财_经典文章

来源:子之迂也网   时间: 2020-10-16

  我刚收拾好被褥,正打算把床扫一扫,木柜上的电话就“吱吱”叫起来,一看是娘家电话。

  “梅梅,今天你回来一趟吧,五婶在咱家等着你呢!”我妈挺无可奈何的语气。

  我顿时感觉一阵压力迎面袭来:一来今天的事肯定干不成了;二来五婶再这么纠缠下去,两家肯定得翻脸。我左右为难,不禁烦躁起来。

  说起这五婶,全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讲究到了极点,她给儿子娶过媳妇后,不到一年也抱上了大胖孙子。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孩子病病痛痛常常有,五婶神神叨叨的办法有时候也顶事,这下可不得了,儿媳妇简直把她当神仙来崇拜。

  五婶的孙子用的东西可真讲究,必须当年新出的小米做枕头,枕头也就罢了,再缀个迷你枕头,寓意为和小孙子做伴儿。

  讲究过了就有点杞人忧天,五婶神经也越来越紧张,格外关注这些神神鬼鬼的传言,但她自己是个肉体凡胎,真有个神神鬼鬼,她也是看不见的。

  听说我做了神婆,就成了我家的常客,五婶放心不下的时候,就拎着些吃喝的早早等在我娘家,超常的热情开始成为我家的负担。                             

  五婶第一次对我敬服是因为这么件事。

  五婶孙子出生那年,全家高兴坏了,又是打扫,又是贴对联,要大张旗鼓办满月酒。

  甚至去定了相当体面的花馍,特别漂亮精致,价格也咂舌,人们连连赞叹五婶真舍得,宴席开时炮声震天,一派喜气洋洋,村里人好不羡慕。

  到了最精彩的抓周时间,大家又大开眼界,一般人家抓周,就是凑些手边的用品,木梳毛笔之类,五婶家可不一样,全是崭新的黄金,唯一不是金的就是百元大钞。

  普通物品大家还好奇,这孩子将来是个文才还是武将呢?五婶的孙子大家就不好奇了,明摆着荣华富贵身边绕啊。

  五婶一家被恭维和赞叹声淹没,人来人往都要看看这福气宝宝,这个摸摸,那个亲亲,一些牙都掉光的老亲戚还要打开襁褓瞅瞅,五婶一儿童癫痫病治疗方法家感觉荣耀极了。

  众人都心满意足的时候,五婶忘记了一件事,并且她全家都忘记了,直接导致了当晚的不安宁。

  当晚下起了雨,我也在宴席上喝了两口酒,晕晕地要睡,这时候听见咚咚拍门声,我妈问了句谁呀?

  五婶急急在门外喊:“梅梅妈,梅梅睡了没,我孙子不好了,能不能叫她去给看一看?”

  我妈把五婶让进来,此时的五婶风光不再,蓬乱的头发滴答着水,纽扣都扣串了,手里拿着伞,可能是太着急,都没想起打开用。

  我穿起衣服,匆匆到了五婶家,一进家,我就感觉到一股怒气冲冲扑面而来,再看所有人,并无怒色,倒是焦急和手足无措。

  孩子在媳妇怀里拼命嚎哭,死命攥着小拳头,拧紧眉头,小嘴巴都哭紫了,那媳妇怎么也哄不过来,我看见旁边的奶瓶也满满的,媳妇衣扣半扣着流眼泪,显然孩子不饿。

  我把手搓热,摸摸孩子额头,有些发热,五婶絮絮叨叨说:可能是白天惊着了,她倒是用碗扣着米给叫了叫,但一点都不管用。

  我看看小孩的手指尖,略有青色,心里已经有几分眉目,我叫大家都安静,闭上眼睛,掐起诀,感受那股细细的愠怒气息从何而来。

  我的神识缓缓上了二楼,那股气息若隐若现,一转角,眼见一个黑影倏忽一下钻进了神龛,我就向着神龛拜拜,算是打过招呼。

  这神龛显然供奉有些年头,竟然有些灵气,不等我开口,竟把那个黑影踹了出来,我问黑影:这么大年纪了,欺负孩子干什么?

  黑影我越看越面熟,问他和这家什么关系?黑影一听这话,似乎有点理直气壮,挺起腰来,握着拳放嘴上咳两下,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姿态:

  我是他太爷爷,来瞅瞅我儿孙,这群玩意儿,光顾着自己高兴,这么大阵仗,也不给我上根烟火,没规矩!

  你再看看这糟蹋劲儿,当年走西口,都饿死了,剩我一个,好不容易捞下这么点家业,又是打仗又是动乱,要不是靠着祖宗,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吗?

  你再看看,丁点儿大个娃娃,福气未定,又是炮声震天,又是重金压身,要不是我护着娃娃,还不知道引来多大麻烦。

  气死我了!

  我问这老爷子,怎样才能不生气?老爷子白了我一眼,灰白胡子抖动:我要吃花馍!<广元癫痫病什么医院好/p>

  我噗嗤笑了,说您老好好在这待着,马上给你拿来,我叫晚辈来向你认错,让他们保证以后勤俭持家,低调养好您宝贝儿孙。

  老爷子说:你得说话算数,叫他们给我修修房子,我也住不了多久啦,下一世再和他们相见。我点点头,老爷子很高兴地走了。

  我睁开眼时,孩子早就不哭了,我安排五婶去给神龛上香,交代要好吃好喝的,香火花馍要齐全,五婶的儿子也认了错。

  原以为孩子没事了,烧却没有退,我叫五婶家赶快去找车,随时准备上医院,五婶说这么大雨,这可是个麻烦事。

  我看见柜上的半瓶酒,拿过来倒在碗里点燃,趁着热劲儿用棉花在小孩肚子上擦洗,一圈又一圈,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酒味,孩子也没有哭闹,没过多久,见效果了。

  折腾到半夜,我已经困得连打哈欠,五婶给我收拾了床铺,我就在她家住下,窗外雨声哗啦,我却听见脚步落地的声音,一股寒风溜进来,我一下子醒了过来。

  扒开窗帘一看,墙头上有个影子落到了地上,看那形态,绝不是神鬼一类的东西,也不是猫猫狗狗的样子,我苦思冥想,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忽然黑影露出一个细长的东西,我恍然大悟:妈呀!这是进贼了,而且这贼绝对身手了得,看来确实有东西值得冒险。

  我赶紧披上衣服去叫五婶,说了说情况,怕惊扰到小孩,一家子谁也没开灯,五婶儿子抄着扳手,握着门把,全家竖起耳朵听门外的动静。

  雨声渐渐小了,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所有人打着手电筒查看房门窗户,发现南房的锁已经撬开了,被褥衣物扔了一地,检查后也没有丢失什么。

  我一想不对,白天就是在南房抓周,这贼目标明确,熟门熟路,不用说,一定是熟人作案,看来老爷子的阴魂担心得没错,树大招风钱多招贼,白天来来往往的人里,绝对有人动了心思。

  怕是后面上门借钱的人也不会少吧,五婶家估计以后清静不了,但愿此事能让他们明白:低调保平安。

  孩子是不烧了,依旧不喝奶,哼哼唧唧,猫叫似地哭,嘴唇都浮起了皮,五婶又跑我家来,叫我妈喊我回来,说孩子又不安稳了,谁也不行,就信我。

  我真是哭笑不得,她家家宅安稳,祖上积德,除了自己家先人,也不会有什么古怪东西再来,我又不是医生包治黑龙江那家医院治癫痫病好百病啊。

  五婶都快哭了,说:梅梅,你是孩子的救命恩人,你再给看看,不行了咱再去医院。我想说你先去医院,不行了,我忙完再去,可是我又觉得这话不好听。

  五婶也就算了,五婶媳妇也给我打电话,我感觉我真是彻底下不来台了,心情闷闷地往回赶,五婶见着我跟抓着救命稻草似的。                              

  我去看了看孩子,很不精神,蔫蔫的,我定了定神,仔细感知了一下,并没有任何不对头的地方

  我就说:可能是小孩受凉了,那天人太多,身上带的细菌也多,上医院吧。

  五婶媳妇却说:我摸着不烧呀,凉凉的,我还喂了点冲剂药,就是不吃奶叫我发愁,您再给叫叫,估计魂儿丢了。

  您看,这屎都是绿的,我听人说,这就是吓着了,我猜着是不是老奶奶也回来了,吓着我孩子了,我叫着没你管用,又得麻烦您。

  此刻,我在五婶家也是如坐针毡了,那晚的酒精擦洗,也不过是物理降温,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

  不是邪病的事我也没办法呀,生病了第一时间还得找医生去,我脱身不得的时候,我妈过来喊我,五婶明显不高兴,跟我妈说话也不太客气了。

  听说现在这个骗人的也多,不知道梅梅有没有真本事呀?行就行,不行明说,我们也不愁找。

  我妈赶紧给我打掩护,说我不懂事,多大事也敢揽,耽误了孩子可赔不起,以后安分点吧。                                

  我一股怒火浮上心头,五婶的媳妇此时也轻蔑地“切”一声,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怪不得她家太爷爷生那么大气,糊涂起来活人也能被气死。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白受一肚子气,后面五婶果然没再来我家,听我妈说她家里乱套了,哪还有心思找神婆。

  我问怎么回事?我妈说五婶找来看事儿的都陕西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是先收钱再办事,有的说看不了,有的瞎糊弄,瞎糟蹋钱不说,孩子差点没气了。

  送去医院的时候,直接就进了重病房,病毒性肺炎,气管都切开了,现在听说要去北京看,到处打听谁那边有认识的人,帮忙询问个好医生,亲戚没借着钱,背地里说她是报应呢。

  我听了真是又气又无奈,这小孩得受多大罪,新生儿的免疫系统还没形成,特别容易在公共场合感染病菌,神经也没发育完全,吵吵闹闹惊天动地,自然会被吓到,显而易见的道理。

  虽然老爷子有一点作怪,但那并不是多大的原因,我反复解释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惹了一身骚,我是又无力又无奈。

  我挺关心这个小孩子,后来知道孩子倒是保住了,但留下了哮喘的毛病,最怕春秋换季和感冒发烧,一到这时候必然住院,全家乱成麻团。

  但五婶的毛病一点都没改,又怀疑孩子被什么缠上了,到处求符,门口贴满门神,甚至不知从哪搞来一副铜镜,挂在大门上。对门一看,这不行呀,两家吵得不可开交,有点风吹草动就打得翻天覆地。

  我心想:老爷子到底投胎没?快回来管管吧,脑子糊涂,再有钱,也买不到后悔药,请不到神仙。

  就像治病,医生望闻问切,谆谆嘱咐,也耐不住病人一句不听,不当回事。医院医病,神婆医心,好话坏话的分辨能力还是要有,自己既不懂医也不懂巫,固执己见,半懂不懂到处咋呼,简直是玩命行为。

  怪不得现在灵验的神婆都那么贵,能不贵么?不贵不当回事啊,还得背个骗子的骂名,贵点好,代价高了,心疼钱也得听两句好话。

  故事已经完结人生还在继续

  文|四月

  历史推荐

  ●出马仙| 新买房子地处凶煞,儿子无故恶灵缠身

  ●神棍|嗜血骨灰盒,吞了三条命

  ●灵异|黄皮子上身,妈妈险遭魂飞魄散

  ●灵异|黄皮子上身,妈妈险遭魂飞魄散(下)

  关注青青紫

  阅读更多精彩

  神婆|神棍|出马仙|茅山捉鬼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oagqs.com  子之迂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